您好,欢迎访问中国鞍山名人网官方网站!
名人访谈
于鳍:评书大师单田芳访谈录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王宏伟 发表时间:2015-10-24 7:20:23 阅读:1260


    单田芳,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国宝级评书大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继承人,评书四大名家之一。
    1934年出生于天津市,河北省保定市涞水县(一说山东省德州市临邑县)人。中国曲艺家协会名誉主席,北京曲艺家协会名誉主席,中国通俗小说研究会会员,从艺半个世纪以来,共录制、播出100余部15000余集评书作品,整理编著17套28种传统评书,开评书走向市场之先河。
    从负责《鞍山文艺》编辑工作起,我一直就想为这位老艺术家做一次专访,联系了几次,都因为单老艺术活动过于繁忙无法分身。2015年4月24日,一个阳光明媚,春风拂面的下午,单老终于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接受了我的访问,使我有幸当面聆听大师畅谈评书艺术。
    走进单老在鞍山的家,客厅布置的整洁而雅致,老人家端坐在藤椅上,微笑着看着我紧张地调试摄像机和录音笔,没有丝毫的不耐烦,始终和蔼、亲切,这也缓解了一些我面对大师的紧张,轻松而又愉快地开始我的专访。
    于鳍:单老您好,我是《鞍山文艺》编辑部于鳍,非常感谢您能接受我的专访,通过《鞍山文艺》这个平台,让广大读者深入理解您的评书艺术和大师情怀。
    单老:谢谢你们,也代我感谢关心我的广大读者。《鞍山文艺》是属于鞍山文联吧。
    于鳍:是的,单老,《鞍山文艺》是鞍山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的大型文学双月刊,创办于1953年,虽经历了半个多世际的风风雨雨,几度变换刊名,但始终是反映鞍山市文学艺术成就的主要宣传媒体。
    单老:这几次回来和你们文联尹伟达主席有过接触,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我也听朋友介绍过,他是位才子,本想好好聊聊,但因为都是公众场合,人也多,没法深谈。
    于鳍:我们尹主席也多次说过想找机会和您深入交流一下,但听说您最近身体不太好,正在休养,所以主席说一定要在您身体允许的情况下。
    单老:你替我谢谢尹主席的挂念,过完“五·一”吧,等天气暖和一些,找个时间一定在一起唠唠。
    于鳍:好的,我一定转告。
    单老:这一阵子我主要是休养,我身体没有别的啥毛病,就是头一段时间腿突然不舒服,好多亲戚朋友热心地为我找大夫,有朋友介绍了一位鞍山的中医宋大夫,他为我针灸,效果不错,现在正在按疗程治疗,过一阵就能恢复过来。
    于鳍:单老这次回鞍山是今年第二次吧,听说您这次回来还有一项活动是打算筹办单田芳书场,这对热爱您评书艺术的朋友们是一个大喜讯,您能为我们详细谈谈吗?
    单老:这个事是这样,我年前年后啊回来几次,跟鞍山的艺术研究所有过接触,他们消息比较灵通,谈了几次,谈的挺好,他们就要给我开一次座谈会。后来这个会开得挺隆重,来了百八十人吧,鞍山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王守卫同志、主管文化的王忠哲副市长等都来了,还从沈阳请了一些专家,会上领导和专家对我的评书艺术给与了肯定,说了不少好话,气氛很热烈,我也挺感动。
    于鳍:这都是您应得的赞誉。
   单老:是,家乡人对我的肯定,我很感谢。但,在会上我也说了,这些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应该干点实事。
    于鳍:那单老您说的实事是什么?
    单老:我主要是针对鞍山文化艺术的现状想做点事。你比如说,鞍山过去的文化艺术领域搞得那是红红火火,以鞍山话剧团为代表的,那是全国红旗单位,年年得奖。还有鞍山评剧团的李少岩,唱小生的,艺术造诣很高,京剧团的陈强,就是陈晓旭的父亲,是著名的京剧导演,都非常好。包括评书、大鼓等曲艺形式也在鞍山扎了根,当时的铁西、立山就有11家茶社,鞍钢的工人三班倒,好多人休息时跑来听书,那时候把我们这些演员忙的,但,虽然忙他有热情啊,观众喜欢啊,都说观众是我们的上帝,是我们的衣食父母,你演员往台上一站,下面坐满了观众,那演员的情绪能不高吗。
    于鳍:是啊,我小的时候也是对广播里的评书百听不厌。
    单老:可是现在面临的情况有些萧条,京评歌曲话虽然有的单位合并了,但也没有多少演出,就几个人留守。作为一个老艺人我这心里不好受啊,很想改变这种局面,为繁荣家乡的文艺事业做点贡献。
    于鳍:谢谢您,确实,现在鞍山的文化市场有些不尽如人意。
    单老:说的是啊,可是我别的也做不了啥,就只能在老本行上想办法。所以我在会上就说,我想成立一个单田芳工作室,初步定这么一个名字,工作室干什么呢?无疑就是宣传继承发扬评书,因为我说我是评书传承人么,这是我的责任。但是起码我得有块阵地呀,是吧!所以这一段时间,我一边治腿一边也没闲着,前期与文化局谈了几次,局长也挺支持,但文化局也不富裕,后来因为经费问题没谈成。没成怎办呐,后来就发动社会朋友大家一起想办法,群策群力吧,结果是鞍钢出面给协调了一下,现在是演出场地两天前签了合同,还有几家说准备提供资金支持的,总之,这个事现在是正在积极的筹备之中。
    于鳍:单老,我们文联所属的曲艺家协会所承办的笑笑剧场,作为一种惠民演出形式已经开办了   场,对这种演出形式您有哪些意见或建议。
    单老:笑笑剧场我去看了,那天记者也都去了,大家看我参加了也很热情。
    于鳍:我也去了,从当时观众的热情看,这些评书爱好者对您很崇拜。
    单老:是啊,这个给我很大的鼓励。可是话说回来,这种形式作为一个惠民演出那是很好的,学员学习,练好了段子,在那里展示一下,一方面丰富了市民的业余文化生活,一方面演员也得到了锻炼,这都不错。但,这个笑笑剧场毕竟是义务的。
    于鳍:是这样的。
    单老:对呀,可是现如今是经济社会啊,演员总是义务演出,那咋养家糊口啊,过去我们这一行叫吃“开口饭”的,你这一张嘴,得养活一家人呐。
    于鳍:这确实是个问题。
    单老:所以,我建议啊!市里对笑笑剧场这种文化惠民的演出,最好能给予一定的资金支持,让它能够长久地办下去,这毕竟是个有益于社会和谐的好事。
    于鳍:单老,现在许多严肃的文学作品越来越难以吸引人,而您的评书又大多是长篇的历史评书,却很受广大听众的喜爱,您是怎样吸引住观众和听众的,文学创作如何吸引读者,我们的创作者能够从您的经验中借鉴些什么?
    单老:过去的评书演员一般都是口传心授,现在不行了,也得有创作,你像我的许多评书有些是我自己写的,有些是改编的,但改编也是创作。
    于鳍:是的,有时二次创作可能会更难。
    单老:这个有道理,你要是比较评书与文学作品,当然评书的传播范围要广一些,你像我这评书电台、电视台老播,这个台那个台一播,火了。
    于鳍:是啊,相对于评书,文学作品的受众范围要小得多。
    单老:但这只能说明一个方面,重要的还是要有好作品,不论是我们演员还是文学作者,你最终是拿作品说话。虽然艺术形式不同,但基本的艺术规律是相通的,你的作品要是能打动读者,他们一样喜欢,这个是不分形式和种类的。
    于鳍:单老,您能在这一点上给我们的文学作者一些启示吗?
    单老:这个聊起来,那就看似简单其实很难了。首先,你得有生活,得有沉淀,这个沉淀包括知识的积累、人生的阅历、思想感悟等等,好多的;其次,还要注意得厚积薄发,不能急,要有精品意识。现在许多作者急于出书,出名,不管三七二十一,上来就写,写完了就千方百计地发表,你到先看看,自己写的行不行啊。
    于鳍:确实,现在的文学圈里有一种很浮躁的情绪。
    单老:过去有句话,叫“十年磨一剑”,你得真正下功夫去琢磨。戏曲艺术里的“角”,一出场一句唱,一个身段,那观众叫好声一片,为啥,他有真功夫,观众服,观众得到了艺术享受,你说他能不喜欢你吗?同样的,你的作品要是让读者拿起来就不想放下,废寝忘食的看,那你写出来的东西才有意义,有那么句话嘛,“人叫人千声不语,货叫人点首自来”,想做到这一点那就得背后多努力,用汗水换掌声,功到自然成。
    于鳍:单老,自从习主席在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之后,对于文学和艺术创作的思想性有了更高的要求,要传播正能量,就这一点您对我们的作者有哪些忠告。
    单老:这个是必须的,干哪行都有哪行的规矩,这个是错不得的。你像我说书,那你就得对故事精益求精,老得琢磨怎么才能吸引人,认真练、认真讲,怎么风趣幽默而又符合时代的潮流,又要古为今用,都结合在一起,这才是创作的正途。搞创作更得认真,不要懈怠,不能庸俗,更不能低俗,要追求高雅的艺术品位。绝对不能弄歪的斜的,这么弄可能会博得群众一时的,廉价的一笑,可是,背后人家会戳你的脊梁骨,那是经不住考验的。
    于鳍:单老,在娱乐多元化的今天,有人说评书艺术现在仿佛面临着式微的局面,您能从评书发展演变的角度,谈谈您如何看待评书被边缘化这一现状吗?
    单老:要说起评书的发展演变,那话就长了,我只能简单地说说。
    评书这门艺术相传起源于东周时期,按行内的公认,周庄王是评书的祖师爷。但这只是一个传说。
    早期的评书叫法有好多,但到了唐代中叶以后,民间出现了一种曲艺形式称为:“说话”,这个应该说和现在的评书有些相似了。这种形式流传到了宋代达到了一个高潮,按历史记载,当时喜欢“说话”这门曲艺的百姓是非常多的。到了元代,由于当时的统治者对中原文化的严厉管制,使评书(或者叫“说话”)的发展陷入低潮。明朝建立后,评书艺术有了新的发展,出现了莫后生等名角。但评书艺术实际的祖师爷应该是明末清初的柳敬亭,“评书”、“评话”都是他传下来的。柳敬亭之后又出现了一位大家王鸿兴,可以说真正奠定了现在评书艺术形式的是这位。
    等到了清末民初,评书艺术进入繁盛时期,这期间出现双厚坪、石玉昆等评书大师。但那时,评书艺人名气大没地位,真正这些艺人受到社会尊重是在建国后,那时候许多老艺人都焕发了艺术青春,要不是后期“文革”的摧残,评书艺术会有一个飞速的发展。
    从以上的历史变迁看,评书这个艺术门类和其他艺术形式一样,都是呈波浪式发展的,有繁荣有衰微,这是正常现象,一个艺术形式不可能老是高速发展,那个不现实。虽然现在评书由于受到其他一些艺术门类的冲击,出现了一些问题,但我不悲观。
    于鳍:单老,您认为现在评书所遇到的冲击大吗?
    单老:冲击是有的,但挑战与机遇并存,不光是我们曲艺界,其他艺术门类都得面对优胜劣汰,这是规律,但我不认为这是坏事,冲击越大,你的潜能也会被激发的越大,这也是事物发展的原动力。
    于鳍:单老,那么面对这种状况,您认为应该如何去接受挑战。
    单老:我觉得现在评书正处在一个需要创新艺术形式的阶段,传统的表演方式需要借鉴一些新的传媒手段,需要一些新人去继承传统,创造未来。所以,我现在对培养后进很重视,上周在营口还收了个徒弟,加上鞍山的两个,现在新收的已经是三个了,今后我还要广开善门,多收弟子,把这门古老的艺术传承下去,让它后继有人,而且要让传承的队伍逐渐壮大。我今年81了,自己觉得这身体还能继续为广大观众和听众朋友们服务,但我现在会着力培养弟子,在我的有生之年把他们调教好,让我的评书艺术继续发扬光大。
    于鳍:单老,在您的自传《言归正传》里我们看到,在过去的岁月中您经历了许多苦难、坎坷,人们常说苦难是财富,您能简单谈谈这些经历和您今天所取得的成就之间的关系吗?
    单老:哎呀,我们这一代人确实吃了很多苦,小时候就不说了,最苦的是“文革”,下乡十多年,经受了很多磨难,吃不饱,挨打受气,那就甭提了,都过去。要说和现在的关系,那就是恢复工作后,磨难变成了动力,我这十年扔的太可惜,正是好年华却啥正事也不许我干。回来那年,我45岁,当时我就说,从现在开始,就当我又活一回,今年我1岁,咱们从头再来,我要把失去的夺回来,要加倍努力。就是这股劲,一直支持着我这么多年,100多部, 15000余集的评书,就是我对社会的回报。
    于鳍:单老,从2014年开始,鞍山文联组织我们鞍山文艺界的一些领军人物和知名的文艺家,每周六在鞍山图书馆报告厅举办惠民大讲堂,义务为市民讲授文艺知识和文艺鉴赏,现在已经举办了22讲。我来之前,我们尹主席说想盛情邀请您,在您身体和时间允许的情况下,在惠民大讲堂举办“单田芳评书艺术赏析”,您看可以吗?
    单老:这个只要是我的身体康复了,没有问题。能够为家乡人做点事,这是我最高兴的。而且,我也很赞同尹主席这个想法,这是个做事的人。能够通过这样一个平台,把评书艺术全面地向家乡人展示一下,让大家更深入地了解评书,热爱评书艺术,拓展评书艺术的普及范围,这对我来讲是责无旁贷的。
    于鳍:那好,我们会期待着这一天早日来到。
    于鳍:单老,打扰了您这么长时间真是不好意思。
    单老:没关系,能够通过你们《鞍山文艺》与广大读者交流我也很高兴。
    于鳍:单老,我最后还有一个广大读者都很感兴趣的问题,就是您近一时期为东北明珠—千山所录制的《千山传奇》,据说已经完成。围绕着这部评书的缘起和录制会有许多故事,俗话说“近水楼台先得月”,您能否与家乡人一起分享一下。
    单老:提起这部书可是有得说了,为了录这个《千山传奇》我大病了一场。
    于鳍:是嘛,单老为了宣传家乡真是不遗余力。
    单老:这个事是这么来的,前年我回来,到千山故地重游,多少年没去了。到了千山的中会寺,当时千山风景管理局的一把陈宝科,听说我去了,带了几个人就追来了。见了面就跟我说,说单老,鞍山是您的家乡,能不能通过您为千山做些宣传,千山有着悠久的历史,通过您用评书的形式传播出去,那会让更多的人了解千山,热爱千山。我说,好啊!这么多年我说了这么多书,还真想说说家乡的故事。另外,都说鞍山是“评书之乡”,评书是鞍山的文化名片,那你得有能代表的作品呀,就这样,一拍即合。但当时我的事情太多,有的书还没有录完。后来,我回到北京之后,他们又为这个事去了一趟,感于他们的热诚,再加上我确实也想为家乡做点事,就这样就定了这个事。我当时就把手头的工作都扔下了,全力以赴地筹备这部评书。针对这部书,在千山还开了座谈会,提供了好多资料,我就刹下心来埋头创作。那段时间可把我累坏了,等到我把稿写出来,初步定了六十讲,这些都准备好了,病也来了。一方面是着急,想为家乡做点事的心切,精力投入太大,体力透支了,另一方面岁数也大了,哎呀,一场大病。朋友们着急,把我接到海南去治疗,回来又到北京的301医院,那段时间都在医院里住着,就是这样我也始终有一个信念,我得赶紧恢复,做事得有始有终,得把家乡的这个事做圆满了。
    于鳍:这是您为家乡真诚的付出,家乡人一定会记在心里的。
    单老:就这样在医院住了10个多月,慢慢的好起来了,这样我就又开始着手准备后期的录制,又忙活了挺长时间,这中间还得继续治疗,那药我可是吃老了。好在,现在终于制作完成,今年的5月5日,电台正式开始播讲。我也很期待这部书的播出,晚年能够为家乡做点贡献我非常的欣慰。另外,这部书不说是我最后一部书可也差不多,所以,我也很希望听众朋友能够喜欢。
    于鳍:谢谢单老,非常感谢您在生病休养期间,接受我们《鞍山文艺》的专访,祝愿您身体早日康复,也真诚地祝愿您艺术生命常青。
 
    一个多小时的专访,老人始终全神贯注,回答我的每一个提问,都是那样的耐心,真诚,不厌其烦,采访结束后老人还欣然为《鞍山文艺》题词留念,这所有的一切,让我真正读懂了这位老艺术家的情怀,也明白了,单田芳大师为什么会受到广大评书爱好者真诚的尊重和敬仰。伴着落日我离开了单老所居住的小区,我所有的感动和感激都汇成心里真诚的祝福,再一次祝愿这位国宝级的艺术大师健康长寿。
网友留言
沙河伍仁智:
2015-11-1 13:55:09
我在市图书馆有幸看到单老的真容。
鞍山张德纯:
2015-10-30 13:31:36
评书之乡,评话之扬。评言之赞,评说之强!
鞍山文化学者:
2015-10-27 12:23:26
据说56个弟子,最出名的是杨东玉和单老女儿。
士了:
2015-10-26 14:55:47
单老有多少个徒弟子?
鞍山文化学者:
2015-10-25 12:47:22
我去听单老讲课口是受益非浅。
页次:1/1  最新 5 条信息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后页 
    
姓名:
内容:



版权所有 中国鞍山名人网 辽ICP备10005452号 电话:15942252163 联系人:王宏伟 技术支持:创易网络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其它网站不得转载和引用
您若对网站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本站联系,本站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