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中国鞍山名人网官方网站!
名人访谈
以新的视角诠释官场文化:鞍山本土作家李国征访谈录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王宏伟 发表时间:2011-5-8 14:58:48 阅读:2273
    他的网名东方亦晨,他的新浪博客点击率接近400000。他属狗,戊戌年生人,为此笔名戊戌生。他先后毕业于辽宁大学历史系和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获得历史学学士和新闻学硕士学位。他当过记者,报社副总编辑,一家全国著名特大型企业的分厂党委书记,现任职务党校副校长。他兼任的各种社会职务涉及杂文、诗词、楹联、乡土文学等诸多文化领域,他说自己最钟情的事还是写作。他的文集包括散文、报告文学、旧体诗词、学术论文等多种文体,而最终让广大读者熟悉进而热烈追逐的却是他的“官场小说”。他就是热销长篇小说《浮沉》、《女市长》、《饭局》、《后备干部》的作者,当代知名“反腐文学”作家——李国征。
     “李国征,笔名下蹊、戊戌生,男,1958年生,山东省莱州市人,当代作家,先后毕业于辽宁大学历史系和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历史学学士,新闻学硕士。曾任新华社辽宁分社记者,鞍钢日报副总编辑,鞍钢中型轧钢厂党委书记,鞍钢史志办公室主任,鞍钢党校副校长。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中国乡土文学学会理事,辽宁作家协会会员,鞍山作家协会副主席,鞍山诗词学会副主席,千山诗社副社长,鞍山杂文学会副会长。主要作品有:报告文学集《多彩的嫁衣》,散文集《孤帆远影》、《九州之旅》,旧体诗词集《芜茗斋小酌》、《芜茗斋长短句》,学术论文集《芜茗斋文论》,长篇小说《绿色雨》、《无眠季节》、《传国玉玺》、《浮沉》、《女市长》、《饭局》、《后备干部》。”
    ——这是百度百科对他的介绍
     于鳍:李老师,您好!首先祝贺您的新作《饭局》在全国热销,也感谢您继《浮沉》、《女市长》后,又为读者奉献出一部力作。
    李国征:谢谢。《饭局》销售稍稍看好,很可能是书名构成了一定的悬念,是否能被称为力作,还需要读者和市场的综合评价。
    于鳍:最近几年官场小说成为大众阅读的聚焦点,对于这一现象,文学界众说纷纭,褒贬不一,您对此有何看法?
    李国征:首先我想说明一点,就是对“官场小说”的定义问题。我始终认为,作为一种类型小说,用“官场”二字命名时政类作品,未免略带浅薄之嫌。譬如《饭局》,出版社虽然是按官场小说来包装,其实读过之后便会发现,它更像一部言情小说,官场只是故事发生的平台,官场人物在其中也并不占据主导地位。因此,把这一类作品称为“时政小说”可能更精准一些,毕竟这类小说的取材和选题都与时政密切相关,都是对一个时期时事政治的一种文学化诠释。至于说大众对这一类小说表现出相对集中的关注,则正在于它是与读者身处的时代大背景、与读者身边的政治经济文化环境紧密相连的。
    于鳍:近年来,官场小说的创作形式逐渐纪实化,写作上也更为大胆,更为直观,这种对官场内部一情一景的原生态描绘,是否代表官场小说创作层次的提升?
    李国征:恰恰相反。当前的官场小说或曰时政小说创作有日益媚俗化、孱弱化、娱乐化的趋势,这是一个很危险的苗头。众所周知,小说与纪实是两个有着本质差异的文学体裁,将小说纪实化或将纪实小说化,本身就说不通。小说贵在创作,是对生活的高度提纯;纪实虽然也有文学性,但它更看重的是对某种社会现象的不加修饰的拷贝,或者说是对现实生活原汁原味的再现。某些从事官场小说创作的作者热衷于高调宣扬自己的作品具有纪实性,不过是玩弄噱头,不能代表在文学创作形式上有所创新和突破。文学的功能之一是引导、教育和启迪读者跟随作品从更深层次、更广宽度、更高领域去认识人类自身认识真实世界,而不是简单地靠暴露社会阴暗面来误导读者,或者靠展览原生态的官场丑恶现象来博得廉价的喝彩。说到底,这是一个作家的创作品位问题,更是社会责任感问题。
    于鳍:《女市长》刚刚走过热销期,任天嘉的形象还深深地印在读者的记忆中,应该说以女性形象作为核心来剖析中国官场复杂的生态环境是一个创举,能谈谈您的创作初衷吗?
    李国征:官场向来被看作是男人的世界,以往的各类作品中大书特书的主人公往往都是男人,坦率地说,这是文学天平上一种不应有的倾斜。改革开放三十年来,走进官场的女人越来越多,在官场上叱咤风云的女人也比比皆是,她们已经成为当代中国政治生态中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为其中的佼佼者鼓与呼,塑造一大批引领中国官场政治沿着健康方向发展、代表新世纪中国女性精神风貌的优秀女官员女领导者形象,是当代作家不能推卸的责任,这便是我当初创作任天嘉这个人物作为《女市长》主人公的动机所在。
    于鳍:有评论说《女市长》是一本女性政治人生的心灵日记,展示了女性本身的仕途奋斗经历以及复杂的心态,您的作品对那些日渐在政坛崭露头角的成功女性会产生哪些启示?
    李国征:小说不是教科书,虽然有人愿意把官场小说当作“入仕秘笈”来读,但一个有志于仕途的人,如果把这类小说奉为宦海行舟的桨和舵,那他肯定要溺沉于狂涛巨浪之中。对官场女性而言也是同样的道理,她们需要的是从《女市长》及其同类作品中领悟到,在事业的起跑线上,男人和女人并没有天然的优劣差异,先进的政治架构并不会将女人排斥在权力之外,只要光明在胸,女人同样能够在官场创造一堂轰轰烈烈的嘉年华。
    于鳍:我在网上看到这样一段评论,《女市长》“所揭示的不是反腐力度如何大,方法如何全,手段如何高,法制如何完善;而恰恰是,腐败的根子已经太深,破口太大,人心太败坏。犹如一棵大树,如果已经布满蛀虫,根子在腐烂,树身已中空,那么,再空降多少女市长,恐怕终究也是治标不治本”。您认同这个观点吗?
    李国征:你说的这段评论我没看到,但我并不这样悲观。诚然,在当前的政治领域、经济领域及其它领域确实存在着一定的甚至较为严重的腐败现象,但反腐败是一项艰巨的、动态的进程,没有人指望它可以毕其功于一役。随着国家政治民主化进程的加快和党与政府自身建设的不断完善,腐败之人、腐败之事的生存空间会越来越小,彻底铲除腐败问题固然是一个过于天真的希冀,但不断缩小腐败滋生的土壤,我们已经取得了举世公认的成就。官场反腐小说的使命就是为建设一个清廉的政党、清廉的政府和清廉的社会而大声疾呼,它应当让读者和人民大众相信,像任天嘉那样代表着光明与正义的共产党人依然是我们的官员队伍的主流,代表着我们的事业兴旺发达的美好希望。
    于鳍:《饭局》通过对特定环境中各色人等言语行为的描述,抽丝剥茧一般,一点一点将官场、官人的伪装剥脱,露出血淋淋的残酷得如同钝刀子割肉般的真相,这种叙述方式固然能够对读者产生一种阅读冲击,但也会使人产生一些消极情绪,这是否与您的创作初衷相悖?您认为读者应该怎样看待这种现象?
    李国征:我本意要想写一部可以“轻松阅读”的言情小说,但真正下笔之后,官场权力斗争的血腥与残酷却压过了男女主人公之间纯真爱情所酿造的美好情境,这与我的创作初衷多少有些出入。但是小说写作的规律无法抗拒,故事发展的脉络决定了整部小说不可能为了渲染爱情的纯美无瑕,去否认贪官污吏之间你死我活明争暗斗的黑暗与丑恶,于是客观上这部作品便令读者不但没能沉醉于风花雪月当中,反而在心情压抑中为爱情的挫折与残缺而悲哀、伤感。但我相信读者的鉴赏力,他们一定能够从故事表层的无奈、无助当中读出社会的万花筒特性和人性的复杂,进而对作品的主旨有一个准确的理解。
    于鳍:在您的小说创作中,女性形象有着突出的地位,她们大多漂亮、聪明、敏感,注重自我、个性张扬,许多方面与中国女性的传统道德观有些背离,您对此怎么看?您认为当代女性的人生取向应该如何选择?
    李国征:这个题目有些大,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的。平心而论,在人物塑造方面,我对女性形象比较偏爱,特别是那些具有叛逆性格的“另类”女性往往成为我的作品中的正面角色。但这与传统道德观的传承与否无关。道德本身便是一个抽象的东西,它有鲜明的历史感。“德言容工”曾被认为是女子必须具备的“四德”,如果今天还有人拿着这把尺子衡量身边的女人,那他一定会被扔进精神病院去。历史传统要珍惜,与时俱进更重要,文化如此,道德观也如此。至于说当代女性的人生取向如何选择,这不是一部文学作品能够回答的问题,恕我不在这里出乖现丑了。
    于鳍:您发表的作品涉猎散文、古典诗词的研究和创作、小说和一些文艺理论文章,能谈谈您的研究和创作历程吗?
    李国征:我曾经开玩笑说自己是个“杂家”,这绝非卖弄,而是实情。对文学的嗜好来自童年,但是我在大学学的是历史,并没有接受过系统的文学理论培训,相对于小说散文而言,旧体诗词勉强算是我的专业。中学时写的东西多是模仿,1980年代开始正式出版个人作品集,这些年来先后有十余部作品问世,种类很杂,但都算不上精品。从第一部长篇小说《绿色雨》算起,我才把创作重心转移到当代文学上来。而对官场题材的时政小说产生兴趣,在很大程度上是受签约的出版社引导。目前承担的创作任务是,每年完成两部长篇小说。2009年已经完成了一部《饭局》,还有一部《后备干部》计划在春节前后上市。2010年的两部分别是《逆淘汰》和《黄雀在后》,正在创作之中。
    于鳍:记者生涯对您的小说创作有哪些帮助?您的小说暴露社会现实很真实、很大胆,是否也与这一职业的特性或者说是惯性有关?
    李国征:你完全可以这样理解。记者这一职业对于洞察社会全貌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记者可以作为历史记录者的身份,客观、冷静、全方位地剖析和认识这个社会,特别是亲身参与的当代历史事件。这样,在以记者身份转换为作家后,塑造历史的使命感、回报社会的责任感、匡扶天下的正义感便会不可抑制地迸发出来,激情与良心的共同作用,他们在写作中不屑于成为粉饰歌舞升平的画笔,而宁愿成为兴利除弊的手术刀,义无反顾地投身于再造社会公平的道义工程当中。这些年,由记者创作的文学力作有很多,它们都获得了不错的大众评价,这也体现了“记者+作家”的双重身份在文化圈内的独特影响力。
    于鳍:中华民族拥有五千年的文明历史,这些历史既为现代人继往开来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文化滋养,又在一定程度上束缚和禁锢了人们的思想和行为,您如何看待文学创作中传统与现代的关系?
    李国征:文学既是民族的,也是世界的,这就有一个传承与发展的问题,一个囿于陈规还是拓宽视野的问题。汉语言文学离不开传统,那是文学民族性图腾留在作家血脉里的印记。但是捍卫传统不等于拒绝现代,在文学观念、文学风格、创作思想、创作技巧等方面,西方文学界的一些现代、后现代流派具有引导世界文学发展趋势的强大力量,也是对各国各民族地域性文学传统的有力冲击。承认并接受这种冲击,从中汲取健康有益的养分,推动中国的文学事业进一步现代化,是一个成熟的有世界眼光的作家应当持有的态度。这就需要我们的作家和读者都有海纳百川、兼容并蓄的胸襟,既继承传统,又推陈出新,使民族文学的大观园百花齐放,这也是引领汉语言文学融入世界的重要途径。
    于鳍:我在您的博客里看到一首范成大的词,觉得和您的另一篇博文前后衔接,似有“真味是淡,至人如常”之意,请问,这是您所追求的人生境界吗?在当下纷乱芜杂的社会环境里,您认为人们应该如何去“守护”心灵的平淡与安祥?
    李国征:作家有“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之誉。既然承担着塑造人类灵魂的艰巨使命,作家本身的灵魂首先应该是纯静、恬然、安宁、淡泊的。比如从事官场题材的小说创作,肯定要接触这个圈子里的权力纠葛、利益纷争、情色诱惑,这些现象对作家而言都是难以抵御的冲击,如果没有“物我两忘” 的定力,跳到这个圈子之外,以一种超然的态度来审视它,就不可能创作出客观而深刻的作品。经济政治生活的日益浮躁化对每一个社会成员都是严峻的考验,而这样的人文环境又是我们所无法完全回避的。在这种情况下,入得红尘、置身化外可能是追求至善至美的人生境界的最好方式。对于作家来说,虽然无法达到“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的空灵与洒脱,至少应该坚守理想的底线,以使命感来抗拒各种物欲的侵扰与浸润。
    于鳍:在您的作品中看得出,您受中国古典文学的影响至深,能介绍一下在您的创作过程中,受哪些作家和作品的影响比较大吗?
    李国征:或许是所学专业的关系,我对中国传统文化比较偏好,古典文学和历史题材的作品涉猎得更多一些,譬如四大名著,每一部我都读过不止一遍,一些章回甚至能信口道来。现代人诠释古典的作品,比如柳倩先生的诗,夏承焘先生的词,姚雪垠先生的长篇巨著《李自成》,陈寅恪先生的《柳如是别传》,都是我所喜爱的,它们或多或少地对我的创作都有一些影响。相比之下,外国文学我接触得比较少,这也使得我写的东西传统意蕴有余,现代质感不足。这不能不说是我的一个弱项。
    于鳍:市场经济之下,出版业高度发达,但是许多读者认为,书籍上市量称得上“汗牛充栋”,而“披沙拣金”却不易。您能推荐几部您认为具有较高阅读价值的文学作品吗?
    李国征: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国的出版事业空前繁荣,文学作品问世呈现“井喷”现象,仅所谓“官场小说”,2009年一季度就出版123部,全年各类文学作品的数量肯定是一个天文数字。阅读是一件快乐的事,但快乐的阅读必须是读有所值。以现代题材长篇小说而言,我认为,陈忠实的《白鹿原》,作为反映中国民主革命辉煌历程的史诗性作品,不能不读;王晓玉的《紫藤花园》以其细腻的女性笔触揭示了新旧中国不同社会不同阶层的男女之间不同爱情的悲欢离合,也很值得一读;庞瑞垠的《秦淮世家》叙述了一个传统大家族的百年兴衰史,印证了我们这个民族的血性与劣根性,写得极其深刻,更要读一遍。读书不在多而在精,一年能读几部这样的作品并且进入记忆,那就是很大的收获和享受了。
    于鳍:近年来,鞍山文学创作日趋繁荣,新老作家时有力作,请问您对他们的作品有何评价?
    李国征:就长篇小说而言,鞍山地区的作者已经产生了一定的群体影响力,在全省也不算落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不论,近年来新锐力量不断壮大,称得上佳作迭出,成果丰硕,像胡小胡的《蓝城》、《太阳雪》、《走近郁达夫》,齐春卿的《古洋河传》、《铁山风云》,于得洪的《克隆阴谋》,梁义的《灰色诱惑》,以及刘增岗、任清顺、邓福民等人,都曾在一定时期一定范围内掀起不小的阅读热潮,特别是去年出版的杨宏抗日题材的作品《热血家族》,可以说将鞍山地区长篇小说创作推上了一个新的高度。长篇小说创作是对一个作家驾驭宏大题材能力的综合考验,也是衡量一个地区文学事业高程的指标性尺度,我相信,有鞍山作家协会的政策支持和多方面引  导,我市长篇小说领域一定会越来越繁荣。
    于鳍:非常感谢李老师接受我的采访,祝您创作出更多更好,具有强大生命力,受到读者喜爱的好作品!
    李国征:谢谢。
网友留言
刘进:
2012-4-16 21:41:34
祝国征老弟亊业有成。
页次:1/1  最新 1 条信息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后页 
    
姓名:
内容:



版权所有 中国鞍山名人网 辽ICP备10005452号 电话:15942252163 联系人:王宏伟 技术支持:创易网络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其它网站不得转载和引用
您若对网站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本站联系,本站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