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中国鞍山名人网官方网站!
名人访谈
独领风华人似玉雕透夜幕笔如刀:陈玙专访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王宏伟 发表时间:2011-8-14 10:07:16 阅读:2090
    陈玙,著名作家,鞍山文坛的领军人物。他的戏剧《白卷先生》、《风华正茂》和小说《夜幕下的哈尔滨》在全国影响之广,已成为鞍山文化艺术的品牌与骄傲。陈玙生前曾于2004年9月19日走进鞍山电视台《圆梦:岁月如歌》接受著名主持人尹淑君的专访,坦露几十年坎坷的创作道路和不凡人生。
  主持人:陈老,一般的大作家从小从事文学创作或是以后从事文学创作,都有一个偶然的机会或者是一种传奇式的经历,那您是怎么走上文学创作道路的?
  陈玙:我既没有传奇式的经历,也没有什么曲折的道路。喜欢读书的人不一定都能成为作家,但是作家一定首先是喜欢读书的人。
  主持人:那你从小就是特别喜爱读书?
  陈玙:我就是从喜欢读书开始的。
    主持人:那您喜欢看书受谁的影响?
  陈玙:受我父亲(的影响)。我的父亲是中医,因为中医老写字,也叫儒医。他喜欢读书,有不少藏书,所以我一开始就迷上读书了。
  主持人:您什么时候开始搞大的创作?
  陈玙:第一篇的作品是“八一五”光复,日本鬼子投降,我那时候非常高兴,正好我在巴彦县。巴彦县举行征文,我一下子就写了两篇征文,两篇征文在县城里一下子就都得奖了,从这开始鼓励我写东西,一直到现在。
  主持人:人的才能是自我发现吧?
  陈玙:人的才能是发现自己,发现自我也是很不容易的,就是天生我材必有用。
  主持人:人总是有他特殊的才能,不是这方面擅长就是那方面擅长,认识这个很不容易呀?
  陈玙:对,人需要认识自我,我认识自我还很快,一下子就感觉我能写东西,这样我就开始投稿。开始在那时的《东北日报》上发表小稿。小豆腐块似的小文章,就这样一直写下去。
  主持人:那是鼓励啊,很大的鼓励。
  陈玙:我写的字一下子变成铅字了,我当然高兴了,就从这开始写东西。
  (在当时,陈玙的家庭生活状况很好,是那时的小康之家,从小聪颖好学的他,深受父亲宠爱,读完三年私塾被送到哈尔滨第二国民高等学校。念完之后,日本帝国主义投降,巴彦县成立了民主政府。)
  主持人:那您的第一个剧本写的是什么戏啊?
  陈玙:叫《忏悔》,当时的形势是伪“满洲国”垮台了,青年有的投奔国民党,有的参加了共产党。我写的《忏悔》是一个政治青年误入国民党,后来又回来投奔了共产党,这样叫忏悔。
  主持人:在巴彦县公演是不是轰动挺大的。
  陈玙:当然轰动了。问题它不是在巴彦县,是被哈尔滨青年剧团一个导演叫黎旭的,到我们巴彦县去,一看这个戏很震动。然后他就跟我谈意见,把剧本改了改,拿到哈尔滨去演。
  主持人:这下子您也出名了?
  陈玙:那是啊,一下子有了剧本有了作品,在当时青年人当中没有啊,很少啊。
  (二十刚出头的陈玙,表现出了极强的创作功底。此时,哈尔滨大学戏剧音乐系的同学找到陈玙,让他在戏剧音乐系写剧本。以后,陈玙入了哈尔滨大学的戏剧音乐系,戏剧音乐系有个老师叫李鹰航,对陈非常欣赏。1947年,哈尔滨大学成立“哈大文工团”,由于受到系主任、音乐家李鹰航的器重,陈玙被任命为创作组组长,后来又担任了演出委员会主任,开始了专业创作。1948年6月1日,“哈大文工团”改名为“东北文化教育工作队”,隶属于东北行政委员会。此时的陈玙正式参加了革命。)
  陈玙:在哈尔滨三十六棚铁路工厂,我们在那里体验生活,当时很艰苦,体验生活的结果我们写出了表现工人的戏,叫《立功》,那时认为这是新中国第一部描写工人阶级的作品,当时中华全国总工会副主席刘宁一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主持人:那您什么时候到鞍山来的?
  陈玙:这说起来话长了。1951年,东北地区成立了“东北人民艺术剧院”,我是创作研究室的研究员,当时的文艺方针是创作必须深入生活,一方面是取得创作素材,要写工农兵,到工农兵当中去生活,更重要的是改造思想。我就是这样来到鞍山的。
  主持人:那时候鞍山是什么样呢?
  陈玙:鞍山正是“三大工程”开始,那时候全国各地都有这么一个说法,支援鞍钢的“三大工程”,全国各地的知识分子都到鞍钢来。
  主持人:全国支援鞍钢?
  陈玙:对。那时候到鞍钢来的作家非常多,反映鞍钢题材、反映工人题材的作品也不少。
  (在全国支援鞍钢建设的大潮中,28岁的陈玙作为青年剧作家,于1952年来到鞍钢)。
  主持人:那时候您是专门写话剧的?
  陈玙:是。那时候很艰苦啊,彻底的和工人同吃同住同劳动,我一来就自己扛着行李搬到西工地里。当时建筑工人宿舍是临时搭的,我去的时候是秋天,非常冷,和工人住在一个大铺上,真正和工人打成一片了。我第一个剧本的名字叫《在建设的行列里》,是写鞍钢的,也是写建筑工人的。写完后回来一读大伙叫好,然后马上就排演。当时的导演叫洛汀,是当时很有名的导演,《抓壮丁》、《兵临城下》都是他导的,演出后一下子就轰动了。
  主持人:那时候您觉得鞍钢就是您的创作源泉?
  陈玙:是啊,所以我就对鞍钢特感兴趣,我就到鞍山来了,家也搬来了,户口也迁来了,就成为鞍山的一员了。
  主持人:所以您在鞍山一生活就是几十年。
  陈玙:这是我走错的一步路。
  主持人:怎么能这么说呢?
  陈玙:应该这样说,我本来是要下去写鞍钢体验生活,我接着走写工人的道路,这条道路非常广阔。抱着这样的心情把家也迁来了,什么关系都转过来了。但是转到鞍山后就得听鞍山的了。那时候鞍钢正建设第二炼钢厂,我是第二炼钢厂工地的党总支副书记。都安排好了,我也去上班了,忽然一个调令下来了,调我到文联去当秘书长。
  主持人:这是好事啊,不是升官了吗?
  陈玙:但是我不能写东西了。我得去当秘书长,我得去编刊物,我得去管文联。
  主持人:从那以后再也没写鞍钢工人题材的作品吗?
  陈玙:一下子就陷到文联去了。以后就不断地挨批判,不断地挨斗,还写什么鞍钢啊。
  (陈玙带着满腔的热情来到鞍山,从来没后悔过。自从他1952年只身来到鞍山之后,于1954年又将全家搬到鞍山,为了更好的写出祖国建设时期的工人生活。1955年接管鞍山文联的工作,被迫离开工人的生活,这使他感觉到遗憾。之后,陈玙创作了很多其他题材的剧本。长期从事剧本创作的陈玙,于1959年偶尔一试的小说创作,竟也大获成功。)
  主持人:当时写了一部中篇小说叫《出路》?
  陈玙:因为我那时候是人民代表。人民代表下去视察的时候,有一位非常美丽的少妇向我哭诉她的不幸遭遇,我听着非常感动。她长得非常漂亮,但她是工人家庭的孩子,没有什么文化,一个大学生就爱上她了,和她结了婚。然后整天教她念书,整天让她学代数物理什么的,她怎么学也学不会,这个知识分子回来就生气,就摔东西,后来就成为了悲剧。我就根据这个写的一部小说。
  主持人:我估计这样的小说在当年肯定要受批判。
  陈玙:春风文艺出版社一下子就出版了四万五千册,不到三个月卖光了。春风文艺出版社非常高兴,准备出精装本画插图。越南和朝鲜都看好了,要翻译。我就计划着我就想写小说,不写剧本了,创作劲头也上来了。哪知道一瓢冷水泼下来,《文艺红旗》发表文章,第一篇文章是组织北大学生写的,头一篇文章就批判《出路》。
  主持人:等于您被泼了一盆凉水?
  陈玙:这我就不能写小说了,别的东西也不能写了。我就等着,等到后来就等出一个《风华正茂》来。
  (1959年,反右派斗争开始,因小说《出路》的发表,引发了长达一年的批判,这一年当中陈玙没有发表任何作品。直到1964年,接受中央任务,与陈淼共同创作多幕话剧《风华正茂》,再一次引起了轰动。)
  主持人:那个时候号称鞍山的“二陈”啊。
  陈玙:对。我们两个都是鞍山文联的副主席,这个戏是周扬给的任务。周扬来鞍山,开了个工程技术人员的座谈会,感到鞍山的工程技术人员非常好,非常爱国,建议写一部以工程技术人员为正面人物的剧本。我们两个人写出来就叫《风华正茂》,在鞍山一演,工程技术人员看了都哭啊,都感动,写出了他们的心声。在全省演出后,马上就轰动了。辽宁省那时候管文艺的省委领导叫周桓,他亲自抓《风华正茂》,当时马上要到全国巡回演出。这时候恰巧李富春(时任主管工业的国务院副总理)到鞍山来,周桓就特意请他看,哪知道李富春看完后啥话也没讲。
  主持人:那后来就没有参加全国演出?
  陈玙:这就完了。最后意见传达下来了,说是没写阶级斗争。
  主持人:那是一个特殊的年代。
  陈玙:艺术没有民主,艺术就完了。
  主持人:就这样一个一个的打击您,你也没有放下手中的笔?
  陈玙:我是打不倒的。我是葫芦我是瓢,按下去再起来,我这一辈子都是在批判当中过来的。
  主持人:您怎么评价您的话剧的一些作品?
  陈玙:我觉得我的话剧写得还是不错吧。应该说,当时还是很有影响的。我的话剧是最现实主义的作品,而且我抓的都是当代最敏感的问题。我有政治敏感,所以我的话剧一演出在观众当中就引起共鸣。
  主持人:您觉得哪一部作品让您觉得最满意?
  陈玙:我自己满意的,还是《在建设的行列里》,就是写鞍钢工人的,就是我第一部到鞍钢和工人同吃同住同劳动,和工人摸爬滚打,滚出来的一个剧本。我对工人非常有感情的,那时候全身心的投入。
  (《风华正茂》被否定之后,陈玙就再也不能写东西了。在这近十四年的时间里,他还坚持完成了长篇回忆录《地下烽火》。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了,之后的陈玙开始了劳改的生活。)
  主持人:我记得好像粉碎“四人帮”以后,有一部讽刺喜剧《白卷先生》?
  陈玙:对。《白卷先生》是我写的。粉碎“四人帮”后,辽宁省委召集韶华、陈淼、李惠文和我,让我们每人写一部揭露“四人帮”罪行的作品。我一下子就抓住张铁生(这个形象)。我跑到兴城县张铁生的老家,搜集素材然后住在兴城县很快就写出来了。这部控诉“四人帮”罪行的《白卷先生》,荣获了辽宁省戏剧一等奖,全国百余剧团相继演出。
  (创作了一辈子剧本的陈玙,从他的心灵深处弹奏着一曲曲富于变化的思想音符,谦虚勤奋的他在自己的创作历程中不断地扩大自己的创作领域,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完成了从剧作家到小说家的完美过渡,也重新奠定了他在文坛上的地位。)
  主持人:我听说《夜幕下的哈尔滨》在您创作之前酝酿了30年?
  陈玙:酝酿的时间非常长。
  (1950年陈玙开始搜集这方面的资料,到过哈尔滨东北抗日烈士博物馆,读了抗日英雄的生平传略,去过杨靖宇同志壮烈牺牲的蒙江密林,访问过跟随杨靖宇同志战斗过的抗联战士。直到1960年,为李维民同志整理回忆录《地下烽火》,那动人的事迹使他不断产生创作冲动。粉碎“四人帮”后,1978年在哈尔滨又度过了整个炎热的夏天。每天四处奔跑,查资料,找人谈话。金黄色秋天到来的时候,满载丰收的果实返回家中,开始进行艺术构思,两年半之后完成了这部《夜幕下的哈尔滨》。)
  主持人:在创作之前你就想到这部小说一定会获得成功吗?
  陈玙:没有。没有想过,根本没有。我就想能把它写成书,而且情节人物在我脑子里已经酝酿挺成熟了,我觉得能写好。
  主持人:但是您的一部《夜幕下的哈尔滨》成就了一批人啊。
  陈玙:那是那是。包括王刚在内,他自己承认这一点。王刚当时是说相声的,他从此也是一举成名,一下子就红遍全国了,基本上城市台都播《夜幕下的哈尔滨》。
  主持人:现在中央电视台又要重拍这部戏了?
  陈玙:对。
  主持人:陈老您可以说创作了一生的文学作品,您觉得最满意的是《夜幕下的哈尔滨》吗?
  陈玙:是。应该这样说,我本来是写剧本出身,我的代表作应该是剧本,但剧本没有超过《夜幕下的哈尔滨》的。
  主持人:您走过了几十年的创作之路,您留下遗憾了吗?
  陈玙:应该说遗憾很多。我当初在鞍钢体验生活,写《在建设的行列里》,当时反响非常强烈,如果接着写下去,写工人、写鞍钢,我能写得很好。
  主持人:作为一个知名的老作家,您对现代的一些年轻作家寄予什么样的厚望?
  陈玙:最近咱们在讨论这个问题。我说咱们要下去,你要写什么真正到那里去,然后全身心地投入,一定会写出好作品来。大家都在生活里,生活里提供的东西千姿百态,就在于你如何提炼。记者张存整理
网友留言
页次:0/0  最新 0 条信息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后页 
    
姓名:
内容:



版权所有 中国鞍山名人网 辽ICP备10005452号 电话:15942252163 联系人:王宏伟 技术支持:创易网络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其它网站不得转载和引用
您若对网站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本站联系,本站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