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中国鞍山名人网官方网站!
名人访谈
傅汝新采访李大桂:写工人自己的故事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王宏伟 发表时间:2011-10-9 21:57:54 阅读:4025
    傅汝新:许多人都谈到你上世纪五十年代诗歌创作的辉煌,在《诗刊》、《东北文艺》、《东北日报》上发表了大量诗歌作品,引起著名诗人、时任《诗刊》主编的徐迟的高度重视,1956年专程来鞍山,召开座谈会,探讨“工业题材诗歌”创作问题,并鼓励你努力创作,争取尽快出版诗集。请你谈谈这方面情况。
   李大桂:五十年代初期,正是鞍钢恢复建设时期,三大工程轰轰烈烈。1956年,我写出了鞍钢三号高炉恢复竣工胜利出铁和矿山组织老工人深入矿井勘探旧矿床的组诗,寄给北京的《诗刊》,很快发表,在读者中引起很大反响,同时也引起《诗刊》主编徐迟同志的重视,特意专程来鞍山主持召开了工业题材诗歌创作座谈会。会上明确提出“为工人阶级写作,写工人自己的故事,诗歌为祖国的工业化建设嘹亮歌唱”。这个座谈会极大地鼓舞了鞍山诗作者的创作热情。
   傅汝新:五十年代初期,“反右”前,是一个特别让人怀想的年代,我虽然没经历着那个年代,但通过好多作品,让我感受到那个年代的一种奋发向上的激情。尤其是鞍钢在国家的特殊位置,导致一大批著名作家来鞍钢体验生活,创作出了一大批工业题材长篇小说,为当代文学史写上了重重的一笔。
   李大桂:鞍山文联那时候就特别注重在工人队伍里发现培养工人作者,杂志开辟主打栏目,大篇幅发表工人作者的作品。天时地利人和,老作家艾芜、草明、罗丹、于敏等做出了表率,他们挂职,就生活在工人中间,安家落户。那是真正的安家落户,携妻带子,死心塌地把根扎在了鞍钢。草明同志在自己家里摆开了阵式,开了课堂,工人作者每周都在她家里聚会,探讨写作问题。只因为与祖国的工业建设同呼吸、共命运,才有了他们创作上的激情与丰收。我想,在今天,我们应该学习老一辈作家的那种执著地沉潜生活的精神,去掉我们身上太多的浮躁之气,这对年轻一代作家尤其重要。
   傅汝新:我们市文联和《鞍山文艺》编辑部去年召开了“工业题材文艺创作座谈会”,倡导鞍山的作家、诗人、艺术家要关注工人的生活,关注工业的发展,这是时代的要求,也是鞍山作家、诗人、艺术家特殊的历史使命。时代在发展变化,文学自然也在发展变化,但作家、诗人对现实,对生活,对民众的关注的激情不应该消失。文学有商品的因素,但文学不能商品化,作家与诗人更不能唯利是图,这才是我们应有的品格与价值判断。
   李大桂:我始终认为诗是永远的人间烟火,是时代的风光。我们鞍山的年轻诗人,要深入到工人群众中去,包括工人群众聚居的社区,跟那里的老少爷们儿心碰心地唠,吃一样的饭,过一样的日子。只有真真切切地懂得了工人群众的悲欢,才会有你说的那种创作的激情与冲动。当前诗歌创作的主潮是健康的,但我也经常会陷入茫然与困惑,不光是远离现实生活,而且直接写性,不但不美,甚至难以卒读。
   傅汝新:2001年你出版了自己的诗文集———《赶路集》,是你新时期以来创作的作品。陈先生作的序,对你的诗文给予很高评价。我觉得你的诗文仍然保持着五、六十年代那批作家、诗人的激情,关注现实,关注民众,不仅仅是忧患意识,而是批判精神,直抒胸臆,毫不遮掩。这是非常值得年轻作家、诗人学习的。可能在文学观念与创作方法上我们之间已经有了很大的差异,但你们的身上所体现出的文学的纯粹性让我非常感动。
   李大桂:我曾经在一篇评论文章里谈及诗歌创作中的一些不良现象,就是有些作品患了“幽闭症”,太多的纯个人意绪、自恋、本我宣泄、自我精神抚摸,结果是远离积极的人生操守、价值立场,陷入审美误区,疏离了读者。文学的商品化也许只是历史转型期的一种特殊现象,因为文学终归是人类精神的一种情感表达。离开了这一点,就离开了文学的本质。
   傅汝新:1958年你因为一篇没有宣读的发言稿被打成“右派”,直到20年后的1977年才被平反改正。不但人生遭受了严重打击,恐怕是连诗歌创作也受到了挫折,直到离休前的十多年里,你很少写作品了,而是极其认真地当起了编辑。
   李大桂:上世纪五十年代的时候,我是鞍山文联的第一任诗歌编辑,那时的工人诗作者王维舟、纪征民还都是二十来岁的毛头小伙子,后来都成了全国知名诗人、作家。1977年评反改正后重新当编辑,确实没有了当年的那种激情,东西写得很少,主要是当编辑,培养更年轻的作者。
   傅汝新:你是1990年从市文联离休的,在家休息了两年,然后就去了老干局,办《钢都老年》杂志,兢兢业业,这一干就是十三年,受到老年作者的好评。
   李大桂:离休后,在家呆了两年,正赶上市委老干局创办《钢都老年》。一位领导跟我说:“离休不离党,你再工作十年二十年吧,好把过去失去的时间补回来。”我听后非常地感动。至今我已经重新上岗工作了十三年。为了办好刊物,我坚持坐班,坚守岗位,与老年作者面对面地谈稿子,提意见。今后十五年是我国人口老龄化问题突出的时期,老龄化发展速度快,老龄人口绝对数大是我们面临的严峻问题。当前社会处于急剧转型期,广大老年人需要精神生活的重建和文化关怀。十三年的编辑《钢都老年》杂志的经历,使我深深懂得,繁荣和发展老年文学,为老年社会群体提供丰富多彩的精神食粮,是我们从事老年刊物编辑出版人员的责任和使命。
   傅汝新:你这种精神让我很感动。我也在做编辑工作,似乎觉得还很投入,很有事业心,但跟你比较,就觉得差距很大了。
   李大桂:我是天天接触老年朋友,在我们周围有许多喜爱文学写作,尤其是诗词写作的作者,他们孜孜不倦,勤奋笔耕,新作不断。我认为,诗是不知道年龄的,甚至可以说,诗与生命同在。
   傅汝新:你的《赶路集》就是你离休后十年来创作的作品。我特别喜欢你的关于诗歌的理论与评论,在那些文章里,感觉到你的诗心不老,尤其是在诗歌观念上,与时代保持着相当近的距离,一点也不保守,很多地方甚至还很前卫。文学在很多专业作家那里都已经很边缘了,或者世俗化了;但在你这里,却仍然是生命的一部分。这样的文学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文学。
   李大桂小传:1930年生于沈阳市,1949年毕业于东北鲁迅文艺学院戏剧系文学组。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辽宁作家协会、辽宁戏剧家协会、鞍山市七届政协委员。鞍山市文联副编审,1990年离休。1950年开始在国家、省市级文学报刊发表文学作品,有剧作单行本及诗文集《赶路集》问世。
网友留言
小林子:
2011-10-27 15:25:12
李大桂为鞍山市第一批‘’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民协老前辈。
页次:1/1  最新 1 条信息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后页 
    
姓名:
内容:



版权所有 中国鞍山名人网 辽ICP备10005452号 电话:15942252163 联系人:王宏伟 技术支持:创易网络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其它网站不得转载和引用
您若对网站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本站联系,本站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